空白的投射認同(好書分享)
  書名:邊境國(Piiririik)
作者:托努•歐內伯魯(Tonu Onnepalu)
譯者:梁家瑜
出版:一人出版社 2011/08
 
「邊境國」(Piiririik, pays frontiere, border states)在中文來說,是個描述性、詩性強烈的字眼,指涉出一個被核心所反吸兼擴張的邊陲之境,的默索;在歷史上,指兩次大戰間芬蘭、愛沙尼亞、拉脫維亞、立陶宛、波蘭、羅馬尼亞等國,名稱出自西歐的邊境國政策,是個內含強烈區域政治性的專有名詞。

或者更謹慎地說,《邊境國》是在處理全球化過程底下,始終作為邊陲區域翁的個人生命,如何在智識上尋求模仿、被「世界文學」反吸,以及在認同上的退化,乃至於最後站立在湖畔,投射的目光只能落回窮途的空乏。一個嚴肅的指控可能藏在背後,是邊陲區域知識份子的崇媚鬼魅,這個知識份子的權力是被讓渡還是被剝奪,托努說:「整個東歐都變成了妓女……我們是文明的。我們知道歐洲是什麼。我們讀過傅柯。」多麼嘲諷,卻連站在台灣的學者可能也莫名被點名。(小麻)


部分節錄自POTS 682 號